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看啊!瘋狂的翅膀

核心提示: 正如糧農組織總干事屈冬玉此前強調的,非洲的蝗災已經屬于“國際層面”,需要國際捐助者們的支持。下一步,農業農村部將密切跟蹤境外蝗災動態,并安排植保專業技術人員加強邊境地區的蝗蟲監測,嚴防境外沙漠蝗遷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內外蝗蟲防控應對準備。

編者按:2月11日,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糧農組織)向全球預警,要求全球高度戒備正在肆虐的蝗災,如蝗災進一步擴大,千萬人將因此面臨饑荒的威脅。

有報道稱,本次蝗災始于也門,此后一部分跨海進入東非,一部分到達亞洲的巴基斯坦和印度,距中國僅一步之遙。目前,非洲、中東和南亞次大陸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進入緊急狀態。

據肯尼亞地方當局表示,其東北部出現一個長60公里,寬40公里的蝗蟲群。一般情況下,1平方公里的蝗蟲群,可包含4000萬到8000萬只蝗蟲,而每只蝗蟲都可以吃下相當于自己體重的食物,一天之內可以吃掉3.5萬人的口糧,所以蝗蟲群所過之處,顆粒無存。

農田被啃食干凈后,緊隨其后的就是饑荒。糧農組織在此前警告說,這些蝗蟲的“規模空前,破壞力巨大”,可能使數百萬人沒有食物。而聯合國最新的數據顯示,估計已有2400萬人面臨糧食短缺問題,僅在埃塞俄比亞,就有800萬人需要糧食援助。

據聯合國估計,目前受災最嚴重的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和肯尼亞三國,蝗蟲數量已達到3600億只,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打擊、控制,到6月份將會增長500倍,并覆蓋至少30個國家。正如糧農組織總干事屈冬玉此前強調的,非洲的蝗災已經屬于“國際層面”,需要國際捐助者們的支持。[注:屈冬玉于2019年6月23日當選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第9位總干事,成為該組織歷史上首位中國籍總干事。]

蝗災不僅對糧食作物危害極大,還可能影響航空安全。

這次蝗災到底有多嚴重?是如何發生的?中國會受影響嗎?

中國自古就是一個蝗災頻發的國家,明成祖朱棣就頒布過《捕蝗令》,要求各地捕殺蝗蟲。明代農學家徐光啟曾言“惟旱極而蝗,數千里間,草木皆盡,或牛或毛,幡幟皆盡,其害尤慘過水旱”,并在著作《農政全書》里面總結了許多滅蝗的方法。新中國成立后,隨著經濟和科技實力的提升,蝗蟲對農業影響日益降低,近幾年只發生過小規模的東亞飛蝗隱患,均被很快撲滅。

放眼全球,許多國家都遭受過蝗災的打擊。

那么,本次嚴重的蝗災會不會發展到中國,畢竟巴基斯坦和印度已經被“攻陷”?

據《瞭望智庫》透露:有專家表示,很大部分的沙漠蝗成蟲已經在巴基斯坦等國降落產卵,產卵后的蝗蟲遷飛能力將會顯著下降,而且受限于中國與巴、印接壤地區的地形,蝗蟲很難越過高海拔的寒冷地區。

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有關負責人也表示,春季發生區的蝗群遷飛方向為印度—尼泊爾—緬甸—我國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考慮到我國邊境地區昆侖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脈阻隔,蝗蟲很難越過高海拔的寒冷地區。不過,由于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邊境與尼泊爾和緬甸沙漠蝗發生區毗鄰,不排除有少量蝗蟲隨季風遷入我國的可能,但造成危害的幾率很小。

近年來,我國蝗蟲監測預警和防治能力不斷提升,防治技術屬于世界領先水平,防蝗藥械儲備比較充足,國內蝗蟲大面積暴發風險很低,危害可防可控。

下一步,農業農村部將密切跟蹤境外蝗災動態,并安排植保專業技術人員加強邊境地區的蝗蟲監測,嚴防境外沙漠蝗遷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內外蝗蟲防控應對準備。

鑒于目前新冠病毒肆虐,我們并不希望面臨雙線作戰,所以,今日發表詩歌一首,算是敲敲警鐘,以期未雨綢繆。愿是一場虛驚!

1

油畫《庚子華夏:要有光》(作者:吳宜特/紐約)

 

看啊!瘋狂的翅膀

 

蝙蝠之后,蝗蟲來了

浩浩蕩蕩,密密麻麻

抗疫的人

仰望天空,仰望星空

是否也在估算

瘋狂的翅膀,離我們多遠

 

蝗災

并不陌生

這次,始于也門,轉頭出門

一部分跨海進入東非

一部分到達巴基斯坦和印度

距離我們的家園僅一步之遙

 

并非嘩眾取寵

亦非危言聳聽

不打無準備之仗,你才會贏

武漢,湖北……

誰還懷念“萬家宴”

蝗蟲在飛

 

一天最快能飛150公里

可以吃掉百萬人口糧食

勿謂言之不預

埃塞俄比亞/索馬里/肯尼亞

蝗蟲已達3600億只

掃“蝗”打“飛”,一句笑話?


(詩/吳再)


 
渝三峡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