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貓說:鼠年來了

核心提示: 南國也漸寒冷 一杯咖啡,一束暖陽 再搭配一本精美的詩集 這也許就是一種美好

冬日

閱讀

winter

北方的曠野飄著雪花

南國也漸寒冷

一杯咖啡,一束暖陽

再搭配一本精美的詩集

這也許就是一種美好

微信圖片_20191213162426

貓說:鼠年來了

 

最近,小震頗多

深圳的貓也活躍了起來

在西麗

我看到了千嬌百媚的貓

看到了趾高氣揚的貓

還看到鶼鰈情深的貓

 

在黃昏

我遇上一只黃色的貓

從花園的北邊跑到南邊

我想,那邊必有接應的貓

可能是黃的,可能是黑的

也可能潔白如雪

 

深圳的老鼠倒不緊張

畢竟

有些老鼠是有點背景的

有些老鼠是有點學歷的

有些老鼠可能還會區塊鏈

貓喊:鼠年來了

 

老鼠也不逃竄

甚至,在陽光下

在深南大道的樹蔭底

竟然有兩只老鼠大搖大擺

它們在熱烈討論哪個小區

房價最高,哪個樓盤最火

 

(詩/攝影:吳再)

微信圖片_20191213162430

好書分享

法國《左派文藝雜志》說,要如何面對歷史?——需借用“詩歌”。要如何講述一個國家的歷史?——需借用《一個人的詩經》這樣一部龐雜的作品。這是一部24行體詩集,富含哲思,還帶有濃郁的理想主義色彩。這部作品光彩奪目,獨具匠心。

杜甫對于他以前的和他同時代的詩人,都熱情地給以恰如其分的稱贊和公正的評價,這些論斷,就是我們現在看來,基本上還是適當的。但是當時人們對于杜甫,卻十分冷淡,在他同時代比較著名的詩人中,無論是識與不識,竟沒有一個人提到過他的詩。像杜甫寫的這樣杰出的詩篇,在當時受到如此冷淡的待遇,幾乎是難以想像的。看來杜甫晚年在《南征》一詩里寫的“百年歌自苦,未見有知音”,并不是徒然的。并且從《戲為六絕句》里還不難看出,詩中提到的一些任意嗤點、輕薄為文的“后生”,說不定也正是杜甫的反對者。杜甫為庾信和初唐四杰辯護,也正是為了自己。后來韓愈所說的“不知群兒愚,哪用故謗傷?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更足以證明有這樣的事實。這些渺小的反對者早已“身與名俱滅”了,但他們還是代表了當時的一般風尚。——馮至:論杜詩和它的遭遇

渝三峡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