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書畫 > 正文

勞倫斯:法國歷史畫最后的大師

核心提示: 勞倫斯是一位強烈的反教權和共和主義者,作品經常以中世紀一些隱蔽的歷史和宗教事件為主題,以此譴責宗教壓迫。

MAIN201901240944000516057067684

讓·保羅·勞倫斯 虔誠的羅伯特二世被逐出教會(局部) 1875年 奧賽美術館

讓·保羅·勞倫斯(Jean-Paul Laurens,1838年3月28日——1921年3月23日),法國畫家和雕塑家,被認為是法國歷史繪畫的最后一位主要代表人物之一。

藝術生平

勞倫斯是一位強烈的反教權和共和主義者,作品經常以中世紀一些隱蔽的歷史和宗教事件為主題,以此譴責宗教壓迫。曾經,他高度逼真的技巧和戲劇性的場景,被一些藝術史學家認為過于迂腐。然而,最近他的作品被重新評價為對歷史繪畫具有重要和原創性的更新,而歷史繪畫在勞倫斯的一生中處于逐漸衰落的狀態。

勞倫斯受委托繪制法國第三共和國的眾多公共作品,包括巴黎市政廳、先賢祠、奧多劇院,以及圖盧茲國會大廈。他還為奧古斯汀·蒂埃里(Augustin Thierry)的《梅羅文時代的故事》繪制了插圖。

勞倫斯是朱利安畫院(Académie Julian)的老師,也是巴黎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的教授。朱利安畫院于1867年在巴黎建立,是一所私人繪畫和雕塑學校,1968年與另一所學校合并。朱利安畫院是法國和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背景的外國學生的沃土,包括來自英國、加拿大、匈牙利、尤其是美國的學生。在學院輝煌的歲月里,接收過50多個國家的學生。早期畫院的成功也得益于聘請的著名藝術家:布格羅、勞倫斯以及當時其他接受過學院訓練的著名藝術家。穆夏(Alphonse Mucha)1887年進入朱利安畫院學習,他晚年的巨作《斯拉夫史詩》,即受到勞倫斯的重要影響。從1884年開始,至少有60人在勞倫斯和朱利安學院的指導下獲益。

對歷史畫的推進

15世紀,阿爾貝蒂(Leon Battista Alberti)提出了歷史畫的主導地位;1664年巴黎皇家繪畫雕塑學院的章程中規定,非歷史畫家和雕塑家不能被授予教授頭銜;17世紀末,題材的等級制在學院中被完全確立:歷史畫、肖像畫、風俗畫、風景畫、最后是靜物畫。19世紀上半葉,沙龍獎一直屬于歷史畫。19世紀中期以后,與風俗畫相比,歷史畫仍在沙龍占據優勢,但這種優勢正被蠶食。

雖然不再被當作法國藝術最高成就的象征,但歷史繪畫并未消失,一方面,它以新的形式表現舊的題材,或用傳統形式表現新的對象;另一方面,歷史畫與宗教、王權不再密不可分,其功能性也從訓導和教化轉向含蓄,或直接轉向審美。這一時期,歷史畫的敘述方式找到了新的可能性,畫面經常描繪的不是傳統繪畫中事件決定性的瞬間,而是其悲劇無法挽回的時刻。與杰羅姆的《凱撒之死》相似,勞倫斯在他最著名的作品《虔誠的羅伯特二世被逐出教會》中,描繪了羅伯特二世因拒絕接受他的第二任妻子和勃艮第的遠房表兄伯斯,亂倫(娶了自己的表妹)而被教皇格雷戈里五世逐出教會。教皇宣判之后,神父們離去,虛脫的君主獨自面對殘酷的困境,畫面聚焦于從國王手上掉下的權杖和地板上還燃著的蠟燭。這種自然主義意味的畫面處理方式,終結了新古典主義舞臺化的傳統敘事方式。

入駐先賢祠

19世紀的法國,是架上繪畫的時代,但這一時期的法國畫家,都將承擔一個大型壁畫項目作為藝術成就的最高象征。就連馬奈,也在1879年爭取過巴黎市政廳的項目。第二帝國和第三共和國大興土木,大量公共建筑亟需裝飾,歷史畫的功能在國家層面的公共壁畫中得以延續。

建于1791年的先賢祠是永久紀念法國歷史名人的圣殿,埋葬了伏爾泰、盧梭、雨果、居里夫婦、大仲馬和左拉等,廳內的壁畫主要描繪法蘭西歷史事件,勞倫斯于1874-1882年繪制了《圣日內維耶之死》。圣日內維耶是巴黎的守護神,公元512年時,曾經領導人民抗擊外族侵略,拯救了巴黎。奧賽美術館藏有勞倫斯4張壁畫的小稿。梅索尼埃曾為先賢祠壁畫作水彩草圖,但時值75歲的藝術家終究未有機會完成正稿。

目前已知在先賢祠留下作品的畫家有:格羅(Antoine-Jean Gros)、卡巴內爾、勞倫斯、勒內韋(Jules Eugène Lenepveu)、布朗(Joseph Blanc)、馬約(Theodore Maillot)、利維(Henri Levy)、夏凡納、德洛內(Jules-Elie Delaunay)、博納(Leon Bonnat)、德塔耶(Edouard Detaille)、加朗(P.V.Galland)、亨伯特(F. Humbert)等。如今,其中的幾位畫家已找不到具體資料,幾位甚至找不到全名。當年在強手如林的法國繪畫界被挑選出來承擔先賢祠的委托,是何等輝煌與榮耀,僅僅100年過去,這些人的名字已被美術史掩埋,僅留下鴻篇巨制,無言地與先賢祠一起不朽。

作者:韓靜

來源:美術報

渝三峡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