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國學 > 正文

曹雪芹:兩千年的守望

核心提示: 綜觀曹雪芹的一生,以貧窮潦倒、維持最低標準的生存狀態為代價,換取人格上的自由獨立,保持自我的尊嚴;營造一種詩性的寬松、澹定的心態,祛除一切形器之累,從而獲得一種超然物外的陶醉感與輕松感。這一切,都與莊子相類似。

  一

從公元前286年偉大的思想家兼文學家的莊子去世,到公元1715年偉大的文學家而兼思想家的曹雪芹誕生,中間整整相隔了兩千年。在這兩千年時間長河的精神航道上,首尾兩端,分別矗立著輝映中華文明乃至整個世界文明的兩座摩天燈塔——兩位世界級的文化巨匠。他們分別以其哲學名著《南華經》(《莊子》)和文學名著《紅樓夢》,卓立于世界民族文化之林,輝映千秋萬世。

曹雪芹生當所謂“康乾盛世”,距今不過二三百年,其活動范圍也只有南京、北京兩地,可留存下來的文獻資料卻少得出奇,以至于連本人的字、號、生卒年、有關行跡及住所、葬地都存在著爭議,這倒和兩千多年前的莊子十分相像。而且,從已知的有限記載中得知,他的身世、出處、閱歷,特別是思想追求、精神境界,也和莊子有許多相似之處——

f44d30758a4d1c4cabba23

曹雪芹雕塑

莊子為宋國沒落貴族的后代,曹雪芹也出身于沒落的貴族。他的祖上是一個百年望族,屬于大官僚地主家庭。十三歲之前,作為豪門公子,過著錦衣紈绔、飫甘饜肥的生活;由于父親被革職抄家,家道中落,社會地位一落千丈;移居北京后,成為普通貧民,飽經滄桑巨變,備嘗世態炎涼之酸苦。

他與莊子一樣,天分極高,自幼都曾受到系統的傳統文化教育,飽讀詩書,胸藏錦繡;又都做過短時期的下層職員:莊子為漆園吏,雪芹做內務府筆帖式。莊子憑借編織草鞋和漁釣以維持生活,雪芹則是靠著出售書畫和扎繪風箏賺取收入。這樣,他們便都有機會了解底層社會,包括一些拒不出仕的畸人、隱者。

曹雪芹厭惡八股文,絕意仕進,他和莊子一樣,以極度的清醒,自甘清貧,逍遙于政治泥淖之外。乾隆年間,朝廷擬在紫光閣為功臣繪像,詔令地方大員物色畫家。江南總督尹繼善推薦雪芹充當供奉,兼任畫手,不料雪芹卻未予接受。拒絕的原因,他沒有直說,想來大概是:當年莊子為了追求人格的獨立與心靈的自由,奉行“不為有國者所羈”的價值觀,卻楚王之聘,不做“犧牛”;我也不會在那“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的龍樓鳳閣中,做個筆墨奴才,給那些烏七八糟的什么“功臣”畫影圖形,既無趣,又可怕。

“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杜甫詩句)莊子如果地下有知,當會掀髯笑慰:兩千年的期待,終于又覓得一個知音。

 

上一頁 1 234下一頁
渝三峡股票